位置: 首页 > 知识库 >

广州桑拿谈影响健康因素生病起于过用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12-20 12:40   来源:未知
  广州桑拿说“生病起于过用”的理论源于《黄帝内经》。《素问·经脉别论》指出:“故饮食饱甚,汗出于胃;惊而夺精,汗出于心;持重远行,汗出于肾;疾走恐惧,汗出于肝;摇体劳苦,汗出于脾。故春秋冬夏,四时阴阳,生病起于过用,此为常也。”指出产生疾病的关键在于“过用”,提倡自然适度便是桑拿养生。
  一。四时气候过用
  四季气候正常变化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条件,气候反常,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太过或不及,均可造成人体对时气的“过用”,进而导致疾病。如《素问·六节藏象论》说,一年四季始于春,春暖夏热,秋凉冬寒是气候变化的基本规律。但是,每一年的寒暑变化、雨水多少及风雷、霜雾的多少都不同,所以有的年份季节(二十四节气)还没有到,但气候已经变化了,谓之太过;相反,如果季节(二十四节气)已经到了,但气候还没有变化,这叫不及。此时,人们容易因气候异常而生病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指出:“百病之生也,皆生于风寒暑湿燥火,以之化之变也。”
  五运六气是判断气候异常的重要方法,比如某年过了立夏,但气候还不如往年温暖,甚至有些冷,那么人们就容易患伤寒或寒性的病证;而某年刚进初秋,但气候比往年明显寒冷,人们就容易患伤寒或寒性的病证,这时都需要吃辛温的药物治疗,或饮食中要多吃一点辛温的食物,如生姜、桂皮等。相反,如果某年尚未立春,但天气已经温暖,明显较往年不同,那么人们就容易患温病或温热性病证;某年已经入秋,或已经入冬了,但气候依然偏热,气温明显较往年高,那么人们也容易患温病或温热性疾病,这时需要用辛凉或寒凉的药物来治疗,或饮食中多吃一点凉性食物,如苦瓜、薄荷、菊花等。同样,风、暑、燥、湿也会因为天气多风、酷热、雨水偏少或偏多而致病,这些都是四时气候过用致病的表现,治疗或调养的方法也不一样。
  目前大气污染,全球气候变暖,气候异常变化对人体的影响也是不可忽视的。因此顺应四时气候变化,《灵枢·师传》提出“食饮衣服,亦适寒温”,力求寒无凄怆,暑无出汗,“寒温中适,故气将持”,使人体不易受邪气侵袭。
  二、精神情志过用
  情志过用主要指情志过激、欲望过度对健康造成的影响。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云:“人有五脏化五气,以生喜怒悲忧恐。”七情是人体对客观外界的反应,适度的情志活动有益于健康,若七情太过,则易成为内伤致病因素,过则为病。《素问·举痛论》将七情致病影响脏腑气机的规律归纳为,怒则气上,喜则气缓,悲则气消,恐则气下,惊则气乱,思则气结。怒伤肝、喜伤心、思伤脾、忧伤肺、恐伤肾,“百病生于气也”。过怒会使人的气机上逆,过喜会使人的气机缓散,过惊会使人的气机散乱,过劳会使人的气机消耗,过思会使人的气机郁结不舒。《黄帝内经》认为,精神情志用之过度,就容易伤人体的脏腑气机和气血,也容易招致疾病。不言而喻,从生理之“人有五脏化五气,以生喜怒悲忧恐”,到病理之喜怒不节,愁忧不解,喜乐无极,盛怒不止,揭示了过用乃情志致病与演变为致病因素的前提条件。
  现代医学研究证明:过喜使交感神经兴奋,肾上腺分泌增加,呼吸心跳加快,使耗氧量增加,会出现缺氧、心律失常、心绞痛等;过怒则使交感神经兴奋,血管收缩,大量血液进入肝脏,肝内压力增高,产生大量胆汁流入胆囊,导致胆囊炎发作引起疼痛;过分忧思引起大脑中枢功能失常,迷走神经兴奋,使胃酶增多,胃黏膜在胃酸腐蚀下发生溃疡等症;悲伤、惊恐过度能使自主神经系统功能紊乱,导致内脏、血管、肌肤等受到损害,功能失常,如唾液、胃液分泌降低,肠蠕动减慢,使消化功能减弱。因此,在物欲高涨,生活工作压力较大的现代社会,应更加重视情志异常变化对健康的影响。
  三、饮食五味过用
  《素问·六节藏象论》曰:“天食人以五气,地食人以五味。”饮食五味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首要条件,人体依赖五味之滋养而生存。《灵枢·五味》曰:“五味各走其所喜”“各有所走,各有所病”,指出五味各与五脏有一定的亲和性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阴之所生,本在五味,阴之五宫,伤在五味。”过食饮酸味,会导致肝气过旺,而影响脾气的运化;过食饮咸味,会导致肾、心二脏的损伤,而出现大骨气劳、短肌、心气抑的病证;过食饮苦味,会导致心、肾二脏损伤,而出现心气喘满,色黑,肾气不平衡的病证;过食饮甘味,会导致脾气不运化,胃气滞塞,消化不利等病证;过食饮辛味,则会导致肝、肺二脏损伤,而出现筋脉弛缓、精神不振等病证。说明五味偏嗜,不仅可影响本脏,造成五脏之气偏盛、偏衰,而且可涉及其他脏腑变生多病。“伤在五味”“高粱之变”“饮食自倍”“饮食不节”等也表达了五味过用,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阐发了饮食五味过用的发病特点。
  当今社会由于物质日益丰富,饮食过用多表现如下:一是暴饮暴食,快速进餐;二是追求高能量、高蛋白饮食,大量食用牛奶、白糖、鸡蛋、面包等;三是由于地理气候、口味等因素造成的五味偏嗜。饮食过用最终均会引起脾胃损伤,湿热内生,气血阻滞,是引起消化道疾病和代谢性疾病的主要因素。五味入胃,各归所喜,因此“久而增气,物化之常也,气而增久,天之由也”,故药食五味不可过之,合理适度,切勿过用。四、劳逸过用劳逸过用包括过劳和过逸,过劳则又包括劳力、劳神和房劳。劳逸太过,即为过用。如《素问·宣明五气篇》说,看东西久了,容易伤血;卧床不动久了,容易伤气;坐得太多,容易伤肉;站得太累,容易伤骨;走得太多,容易伤筋。《素问·举痛论》则解释了劳倦致病的机制,劳则使人喘息汗出,外内皆越,故“劳则气耗”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阳气者,烦劳则张。”指出烦劳会造成精绝,反复积累到夏天可滋生煎厥。《素问·腹中论》曰:“若醉入房中,气竭伤肝”,易导致妇女月事衰少不行。《灵枢·邪气脏腑病形》云:“若入房过度,汗出浴则伤肾。”可见劳倦过度致病,涉及形劳、神劳、房劳等方面。同样,过逸也是致病因素,如久卧伤气。《黄帝内经》认为无论过劳或过逸,都不利于健康,甚至会生病,而且同样伤及五脏六腑。“形劳而不倦”即人体适当的活动是维持健康的必要保证。
  现代社会由于工作、生活节奏加快,劳逸过用更多地表现在过劳。体力上过度劳作则耗气伤身,脑力劳动太过则伤心血耗脾气,过于频繁的性生活则肾精亏虚,而造成身体消瘦,积劳成疾。如《素问·调经论》所言:“有所劳倦,形气衰少。”
  五、医疗过用
  医疗过用指药物、针灸、推拿按摩等治疗方法对病人的过度作用,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指出:“久而增气,物化之常也。气增而久,天之由也。”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告诫:“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;常毒治病,十去其七;小毒治病,十去其八;无毒治病,十去其九……无使过之,伤其正也。”“方有大小,有毒无毒,固宜常制矣。”此种类型过用提醒医生在诊治中,病人在接受治疗中均要注意把握度,要针对病症适可而止,不可为求快而多用药,乱用药。即使是“大积大聚”可攻之邪,也宜“衰其大半而止”,勿使过之而遗后患。《素问·五常政大论》指出,大毒治病,十去其六;常毒治病,十去其七;小毒治病,十去其八;无毒治病,十去其九;谷肉果菜,食养尽之,其原则在于“无使过之,伤其正也”。
  目前社会上存在盲目应用保健品或者滋补药的情况,中医讲究虚而补之,无虚之证过度进补只会适得其反,损害健康,导致疾病。总之,凡超越人体正常范围,致使脏腑发生损伤,生理功能、心理活动遭受破坏的各种因素,均属过用。过用这一过程,可以是内、外因素突发性地过度作用于人体,也可以是长期缓慢的渐进作用,耗气损精,进而影响脏腑经络的气机,破坏机体的正常生理状态,出现过度消耗的病理现象。从病因角度而言,无论外感或内伤致病,都符合生病起于过用的规律,提示自然、适度是重要的桑拿养生道理。

0